中工網

新年伊始,聆聽青年們的愿望與目標

  【新起點上話愿望】

  編者按

  新的一年伴著希望向我們走來。這是為新征程開好局、起好步的一年。新征程新使命,呼喚著意氣風發、堪當大任的時代新人。在這樣的新起點上,各行各業的青年們有什么樣的心愿與目標?我們征集網友心聲,并邀請幾位青年代表暢談愿望,共同推開2021年向上向善的青春之門,共同思考如何為青年成長成才創設更好環境、提供充足助力。

  1.在故宮,讓歷史與大眾相遇

  我的新年心愿:

  新的一年,我給自己訂立的是個“五年計劃”——2025年是故宮博物院成立100周年,這是繼紫禁城建成600年后又一個歷史性節點。我希望通過學術研究和成果轉化,發掘更多的檔案文獻、影像資料和歷史內容,摸索出更多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有效路徑,讓學界和民眾更了解故宮博物院的百年變遷。到那時,我們一起對故宮說:百歲正青春,祝您生日快樂。

  ——故宮博物院故宮學研究所研究館員、故宮文物南遷研究所所長 徐婉玲

  觀眾在故宮參觀金甌永固杯。新華社發

  自從2011年入職故宮博物院,我一直在故紙堆中觸摸歷史:透過泛黃的檔案,竭力去看清那些被定格的歲月;聞著時光的墨香,試圖去了解那些被品評的人物。

  2020年年初,古建部副主任趙鵬來信,邀請我參加“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特展籌備工作。我興奮地一口應下來,立即參與到午門東雁翅樓“生生不息”展廳的籌備中去,主要負責“初開紫禁城”“肇建博物院”和“戰時護古物”單元的內容大綱設計。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很快來襲,我和策展小組的同事們大多無法見面,只好通過線上溝通,摘選文獻、校核檔案、構思展覽大綱。海棠花開的季節,我們回到院里上班,繼續籌備展覽。

  博物館對于人類的意義,很多時候是建構集體記憶。這次展覽,我們希望以當時的人和物來講述歷史,力求勾勒出真實的時空脈絡和多元的歷史面貌。例如,在展示儲秀宮內的自行車、鋼琴等“洋物件”時,我們特意挑選了《故宮物品點查報告》中儲秀宮卷內相關記載予以呼應;為了重現故宮博物院開院當日受邀賓客與民眾熱鬧擁擠的場景,我們精心選擇了親歷者記錄和報紙報道、統計數據。

  怎么挑選出最好的老照片?怎樣解讀其中包含的重要信息?這是我們最花心思的事情之一。在準備展覽的過程中,我和古建部策展人謝安平、“微故宮”微信公眾號負責人張林一起,在影像系統中找到了不少從未對外展示過的玻璃底片。而這些玻璃底片由資料信息部在近幾年進行了系統整理并做了數字化處理。例如文華殿書畫陳列的玻璃底片就是首次對外公布,照片中的《清人獵犬圖冊》《清人畫職貢圖卷》是故宮博物院的重要書畫藏品。看著有些斑駁的黑白底片,對照色彩鮮麗的文物本身,著實令人心生穿越之感。

  幾年來參與展覽策劃、推動文化普及、協助新媒體產品制作的經歷讓我意識到:故宮的學問,不只是書齋中的學問,不是“越幽深越高明”。只有向社會打開門,讓更多觀眾的目光投射進來,才能讓這門學問擁有源源不斷的活力,釋放來自歷史深處的獨特魅力。

  2.他們的舞臺夢閃出第一道光,純凈而明亮

  我的新年心愿:

  現在,我負責孩子們的音樂和科學課。我們有了一間相對寬敞的排練室。我希望通過用心給孩子編歌曲、組建樂隊,繼續用音樂為他們編織童年最美麗的夢。

  ——貴州省六盤水市鐘山區大灣鎮海嘎小學青年教師 顧亞

  2016年,我來到海嘎小學,負責教孩子們語文課。休息時,我有時會在辦公室彈琴,常常看到孩子們扒著門縫偷偷看我,眼神里充滿好奇。漸漸地,我意識到,對山里的孩子們來說,音樂是幫他們了解外面世界的一把鑰匙。于是,我想辦法籌集了一批樂器,2018年起,帶著孩子們玩起了音樂,組起了樂隊。

  2020年6月初,我用手機拍下了孩子們日常排練的視頻,發到了社交網站上。沒想到被很多網友看到,獲得了許多關注和討論。

  孩子們翻唱的歌曲很快引起了原創樂隊的注意。他們聯系到我們,并來到了學校。看到樂隊的大哥哥們,孩子們特別激動。樂手和孩子們一起聊天、唱歌,還被孩子們拉著回家吃自家做的炸土豆。分別之前,大家在排練室舉行了一場小型音樂會,難舍難分。

  后來,有支樂隊打算和我們合作舉行一場演唱會。我又興奮又緊張,擔心孩子們會怯場、會出錯。但孩子們特別爭氣,昂著太陽花一樣的小臉站到了舞臺上。那場演唱會的觀眾大多是村民和學生家長。他們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聽這些歌,但音樂有天然的感染力,不論是孩子們還是觀眾都深深沉浸其中。結束后,大家站起來使勁兒鼓掌,很多人都哭了。

  這就是我2020年最深的記憶——這群孩子被大家認識、被更多人看到,他們的舞臺夢想閃出了第一道光,微弱,但純凈而明亮。

  3.在“研發小屋”種下更多科研夢

  我的新年心愿:

  “研發小屋”雖小,承載的夢想卻很大。希望在新的一年里,“研發小屋”能成為更多青年的“靈感活泉”,激勵他們增強使命感,在科技自立自強的路上,留下腳印一行行。

  ——華北電力大學電力工程系青年教師 裴少通

  37年前,從澳大利亞回國的科學家楊奇遜帶領研發團隊,在今天的華北電力大學保定校區一間不足16平方米的小屋中,研發出我國首臺微機繼電保護裝置,使我國電力系統微機繼電保護理論和應用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全國電力系統保護基本上都換成了微機保護,對我國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

  這個故事深深激勵了在華電求學10年的我。讀書期間,我數次參觀了楊奇遜團隊奮戰過的“研發小屋”。那是一間朝北的屋子,夏天悶熱、冬天奇冷。在小屋里做各種極端參數實驗時,確實很苦。比如,在做微機保護設備高低溫測試時,研發團隊借來了冰柜、電爐,人為地把溫度時而升到很高,時而降至極低;人在屋里觀察記錄數據時,要么汗流浹背,要么瑟瑟發抖……這種精神深深鼓舞著我。學習和科研過程中,每當遇到困難,我總會情不自禁地想到這間小屋。2019年博士畢業后,我留校任教,成了電力工程系一名青年教師。

  2020年,我獲得了河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疫情期間,我研發的無人機智能巡視檢測系統解決方案在河北、甘肅等多地電網公司得到應用,為供電可靠性的提升貢獻了力量。同樣讓我激動的是,從2019級新生開始,參觀“研發小屋”成為入學教育必修課,而我有幸成為“研發小屋”的守護者。這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傳承,我將在這里見證更多青春夢想展翅起飛。

  4.真正的了不起,都隱藏在細節里

  我的新年心愿:

  2021年,我們會繼承和發揚“連鋼創新團隊”精神,不畏難、不怕苦,持續優化自動化碼頭各個流程,同時,做好空軌項目以及自動化碼頭三期項目研發,建設世界一流海洋港口。

  ——山東港口青島港自動化碼頭“連鋼創新團隊”骨干成員 王心成

  山東港口青島港“連鋼創新團隊”成員在建設工地上研究施工方案。新華社發

  2014年4月,我加入了山東港口青島港自動化碼頭“連鋼創新團隊”,參與自動化碼頭前期的規劃設計。項目立項之初,為了掌握第一手資料,團隊先后奔赴荷蘭、德國等國考察。但國外同行并不愿意展示核心技術和關鍵數據,我們只能走馬觀花。當時,國外企業也曾提出規劃設計方案,但卻開出了天價,并且附帶有“系統不開放”等條款。四處碰壁讓我們意識到,要堅持自力更生。為此,我們千方百計搜集信息,如饑似渴“惡補”相關知識,夜以繼日地苦干。在無數次碰撞、討論后,經過反復地推倒—重建—再推倒—再重建,碼頭的輪廓才一點點成型。僅僅是集裝箱卡車出入碼頭的閘口布局方案,我們就前后設計了40多稿;裝卸流程測試案例編寫了7000多個,反復測試十多萬次。我們還拉來貨車司機,請他們提感受,我們加以改進。

  按照國外慣例,自動化碼頭的規劃設計至少要3年,從項目立項到建設完工則需要8至10年。可是我們等不起。在張連鋼帶領下,團隊集思廣益,大膽探索,歷經1000多個晝夜,全球領先、亞洲首個全自動化集裝箱碼頭拔地而起。

  2020年,經過團隊人員的接續努力,軌道吊雙箱作業成功上線,自動化碼頭作業效率突破47.6自然箱/小時,比全球同類碼頭高出50%,成為首個超過人工碼頭作業效率的自動化碼頭。

  每個人都了不起,這樣的成績來自團隊中每個人的敬業熱忱、極致負責。這是我們最寶貴的經驗,也給了我們勇往直前、繼續突破的底氣。

  5.在雪上繼續飛翔,為國爭光

   我的新年心愿:

  戰勝疫情,等待更美好的未來。我要時刻牢記為國爭光的使命,全身心投入到訓練中,繼續在雪上飛出好成績。

  ——北京體育大學研究生冠軍班2017級學員、中國單板滑雪U型場地國家集訓隊隊員 蔡雪桐

  剛剛過去的2020年,特別讓人難忘。我得到了國家體育總局頒發的2020年度體育運動榮譽獎章,還收到了國際雪聯寄來的一份特殊禮物——一個水晶球形狀的冠軍獎杯。在2019—2020賽季,我以4000分的總積分贏得單板滑雪技巧類項目世界杯總冠軍。

  中國單板滑雪U型場地國家集訓隊成立于2003年。經過刻苦訓練,這支年輕的隊伍漸漸取得一些成績。幾年后,一些國際頂級賽事開始邀請我們參賽。每年全球大概有10名女運動員被邀請參加這類頂級賽事,而我有幸成了唯一一個在這項賽事中登上領獎臺的中國人。

  我很開心能成為一名單板滑雪運動員,每天都和這么有趣的項目打交道。如今,在單板滑雪的賽場上,年輕選手不斷涌現,也給這項運動注入了更多青春的力量。這幾天,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體育圖標發布了,離2022年北京冬奧會更近了,我將全力以赴、不留遺憾。

  6.寫下最真實的傳奇,讓世人銘記

  我的新年心愿: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我最大的期待就是創作出優秀的現實主義題材小說,為黨的生日獻禮。黨的成立改變歷史進程,帶領中國走向繁榮,帶領人民走向富裕,作為一名網絡作家,我要讓更多青年看到并銘記這樣的真實傳奇。

  ——青年網絡作家 劉理想(網名“免費的午餐”)

  “實鼠(屬)不易,牛(扭)轉乾坤”,網絡上的這句流行語是對2020年最好的回顧和對2021年最好的祝愿。這一年,我強烈感受到網絡文學行業發生的變革。136位網絡作家發出《提升網絡文學創作質量倡議書》,抵制“低俗庸俗媚俗”,號召加強現實主義題材創作,在網文圈引發熱議。2021年,網絡文學的黃金時代是否會因此展開,靜候時間來證明。而我對此充滿信心。

  在我看來,今天的網絡文學涌現出很多不同題材的精彩作品,可謂“群星璀璨”。但在現實主義題材創作方面,還缺少精品力作。文學創作反映著時代變遷、傳遞著時代精神,怎樣在網絡文學作品中反映我們所置身、所熱愛的現實,值得每個創作者深思、力行。

  2020年,雖然艱難,但我也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生活水平穩步上升,通過努力買了房子,參加了研究生招生考試,遇到了能攜手一生的人……我相信唯有努力,才能不負此生。

  7.用心陪伴,讓更多“格桑花”美麗綻放

  我的新年心愿:

  希望我支教時帶過的高考生們都能圓夢,考上理想中的大學,展開新的人生航程。我也會繼續做好研究生宣講團工作,引導更多研究生投身支教事業。

  ——2019年“全國優秀共青團員”、西南民族大學第四屆“格桑花”研究生支教團團長 常華仁

  四川阿壩州,少數民族學生們用傳統樂器曼陀鈴進行彈唱。新華社發

  2019年,本科畢業的我報名參加了中國青年志愿者扶貧接力計劃,來到海拔3507米的雪域高原——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紅原縣參加支教扶貧。

  一年間發生了很多美好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我教過的藏族男孩加布科考上了我們學校,成了我的學弟。還有一名叫克丹的體育特長生,開始時對文化課不感興趣。支教期間,我每個周末都為他進行4個小時的義務補課,一年下來,他的學習成績逐漸提升。暑假時,我還把他帶到成都參觀體驗,極大地激發了他的上進心。今年他高三了,現在正努力備戰高考,考上大學的信心越來越足了。

  雖然只有365天的短暫陪伴,但看到夢想在孩子們心中發芽,我就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我雖然結束了支教生活,但是西南民大“格桑花”研究生支教團將一直持續下去。現在,支教團的學弟學妹們正在積極推進面向貧困山區的“教室圖書角”建設,持續深化“扶智扶貧扶心”工程。一年時間不長,但大家做的事必將一生難忘。

  8.面對艱難險阻,航天人不曾停步

  我的新年心愿:

  新的航天器總體裝配工作就在眼前。新的一年,我會繼續保持斗志,做“追逐夢想、勇于探索、協同攻堅、合作共贏”的探月精神踐行者,為壯麗的航天事業揮灑青春。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總裝與環境工程部星船總體裝配技師、艙段主管 雷文仿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的研制人員在為從“嫦娥五號”返回器中取出的月球樣品稱重。光明圖片

  作為一名星船總體裝配人員,我從2010年參加工作,就和“嫦娥”結下了不解之緣。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我們的工作節奏,但“嫦娥五號”發射時間已定,不容耽擱。我們審慎研判,細致制定工作方案,確保按照時間節點完成探測器出場前的各項工作。

  回憶起來,有太多難忘的情景:為了保證測試連貫性,我們秉燭達旦,不眠不休;為了讓探測器穿上合體的“衣服”,我們通過數字化手段,攻克了異形高溫多層制作難題;我們曾在40攝氏度的悶熱天氣下身穿隔離服,全副武裝地將探測器運抵海南文昌發射場;曾在零下40攝氏度的凜冽風雪中為返回器貼滿暖寶寶,穿好星衣,把它從四子王旗回收場接回家;曾在大家的期盼中,小心翼翼地把月球樣品容器從返回器中取出……

  這一年,我最大的幸福就是:不論遇到怎樣的艱難險阻,我們不曾停步。中國航天人用接續奮斗換來的成功,是我們對祖國最深的感情,最好的祝福。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記者 張勝、陳之殷、張蕾、呂慎、劉艷杰、劉江偉、王斯敏)

  《光明日報》( 2021年01月04日 07版)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0jc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成人影片, a片, av女優, 線上看, AV爱爱网,免費影片,91视频国产,亚洲欧美国产,91国产在线video,91国产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